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齐鲁号
齐鲁号花友会我们网

榆钱儿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8 12:00:37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晚我做了一个榆钱儿梦。梦里我又一次看到院墙西侧的老榆树,满枝杈上正缀满鲜亮的榆钱儿,在频频的春风里不断地招摇俏笑着,潜意识里竟有一丝丝清香味儿升腾开来,转瞬儿又都一股脑儿地都钻进我的梦里了。
        这或许是日有所见的缘故。清明节虽然还是因为疫情没有回家祭扫,但年迈的母亲依然没有忘记给我撸了一大袋新鲜的榆钱,并嘱咐回家的侄子第一时间给我送过来,这不得不令我再一次感动得泪光满目。
        自从几年前父亲去世后,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抽时间回家,不单是为了祭扫父亲,也是回家多陪伴愈渐年迈的母亲。
        清明前后正是榆钱儿生发的旺季,母亲总习惯一个人去老宅的老榆树上捋上一大竹篮榆钱。回家先是倒在簸箕里仔细地拣选一遍,然后就着手里的簸箕颠上几个来回,这榆钱儿看上去已经很干净了。挑选干净的榆钱儿被母亲分成两份儿,其中一份儿用水淘洗晾干后,被母亲蒸成喷香的榆钱窝窝;而剩余的一份儿母亲让我返回时带上,说是让城里我的亲戚们也尝尝鲜儿。
        所以此时榆钱儿对于我,不只是我对童年烂漫情感的点滴留恋,更是我对一种亲情传递的切身体验。
        城市里杨树柳树很多,即便是每年杨柳飘絮的时候令人厌烦不已,但文人骚客们自古就对这杨柳有着无数赞美,比如灞桥折柳送友人的说辞,比如“三月杨柳醉春烟”的诗词,还是令人们宽容了杨柳所有的不足与缺点。
       乡下里最为常见的榆树在城里却是鲜见,我虽凭着记忆在城区一个偏僻的公园里寻到一棵,但看到稀疏的枝杈间只点缀着很少的榆钱,最终还是被不断地生长着的榆叶儿所覆盖。心中正觉遗憾时,倒是生长在公园湖岸边一块硕大的石头下一棵榆树幼苗儿,看着它那股顽强生长且不服输的劲头,又蓦然令我对其欣然敬佩起来。
       早晨,妻将侄子带来的榆钱的蘸着面粉在油锅里给我做了一盘榆钱巴拉子(暂且这么称呼吧),虽然焦香味令我胃口大开,但总归失去了榆钱所固有的原始清香味儿。晚饭妻又趁着榆钱儿的新鲜劲儿,用蒸锅蒸制一锅玉米窝窝,当掀开锅的一刹儿,我即刻感觉到有一股清香正顺着徐徐升腾的热气儿蔓延开来,竟然飘到我的鼻翼周围而久久不肯散去了。
        这是多么熟悉的味道啊!就如梦里梦到的一样:母亲一手挎着竹篮子,一手擎着绑着镰刀的长长的竹竿,亦步亦趋地来到院子旁的老榆树下,正吃力地勾着新新鲜鲜的榆钱儿呢。
         
        
        
        
IMG_20210405_152426.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儿香,母亲香。问好赵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龙的天空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王金铃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