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文学云作家报夜淄博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一簇孤独的麦穗(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30 07: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淄水金山黄丰年 于 2020-5-30 07:27 编辑

一簇孤独的麦穗  (原创首发)
张店   黄丰年


我平时有骑车外出“散步”的习惯,一则较自如的强身健体;一则看看沿途的田园风光,寻找当初的热爱农事的情结,也接接地气。


这天又像往常一样骑车到我市中心城区的西九路与鲁泰大道的交汇路口。看到前一年的良田与果林正被万杰广场、富力城、黄金城等新建的高楼大厦所代替。可谓:“事隔三日当刮目相看”,更有“一天赛过二十年”的感喟。在一个小斜坡上,绿化带停车观赏这栉次鳞比的楼宇之后,下意识地在一棵树旁的草丛中,一簇茁壮籽粒饱满而被人搓去的麦穗,我感到非常的亲切,因为在城郊也很难见到前几年那一望无际的麦田,更见不到那现代的收割机张开双臂将一片麦穗揽入怀中,吐出一股胖墩墩的麦粒的景象了。


见此,感到小满已过,快到芒种了。在咱山东中部一般是割芒种,到我市南部山区割夏至,现在气候变暖,原来相差一个节气的时间,现在也缩短了,也就是七八天左右。


在前二十年,广大农民种庄稼,小麦、玉米是首选。这样一年可收两季,麦收时节,家家忙个不停。特别是人民公社化时期,那时史称“三夏”。争丝夺麦。蚕老一时,麦熟一晌。社员们更是以饱满的热情,“争晴天,战雨天”,男女老少齐上阵。政府机关干部、厂矿企业都是有组织的到附近各村支援“三夏”,学生放麦假由老师带队到田间捡麦穗,送到场里。场里更是热闹,脱粒机一天到晚的吼叫,麦粒堆成了一座座小山。麦收之后,社员们将最好的麦子晒干,缴公粮。那时称“爱国粮”。在公路上会看到在烈日下一一行行推着小车,或者开着拖拉机,车上飘扬着标示村庄及“爱国粮”字样的红旗。这村大喇叭播放着《扬鞭催马送量忙》欢快的笛子独奏曲,那村又传来“麦浪滚滚闪金光,田园一片好景象,丰收的歌儿到处传,社员心里多欢畅”的女声合唱。想到这儿,我也情不自尽地哼了起来,虽然几十年过去了,这欢快热闹的麦收景象还时常浮想在眼前。


最近十几年社会发展的步伐较快,城镇化的速度提高,特别是山区农村,年轻人都进城了,老人出来帮着带孩子,村庄大都成了“空心村”。农村祖祖辈辈种小麦的习惯也改变了。由两季变成了一季。种春玉米。种麦子的也微乎其微了。就是有一家半家种了也是孤零零的,像一块黄布缝在了绿衣上。种麦子赔钱。费心劳力,不如种一季春玉米划算。他们一则要算经济账;二则村里多是老年人。所以农事已不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活计了。种地不如不种,荒着现在也没人笑话了。过去看到谁家荒了地,不少人背后指指点点,颇有微词。现在反了,谁家种点麦子,地里整饬得好,是没有能耐的表现了。试想出去打工少则一百多元,多则二三百元。一百元能买一百多斤小麦,玉米比小麦还值钱。馒头送到家门口,谁还面朝黄土背朝天,一个汗珠摔八瓣去干那下大力不挣钱的买卖。继日土地荒芜了,有的在地里栽长了树,有的想出租而租不出去,干脆荒着算了。谁愿意谁种,我是不种了。现在种地的多为六十多岁的人,七八十的也失去了劳动能力。试想再过几年谁还种地,谁还有能力种地。到那时种地也成了天方夜谭,也成了农村人的苦涩的记忆。


农村是这样,农村土地相对平原洼地交通不便,劳动强度大,尤其是山区。城市的郊区特别是平原地区,那可是尺土斤粮的金不换啊,实事又是如何呢?我看了看这簇孤独的空壳麦穗,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人们说过去是给庄稼拔草,现在反了是给草拔庄稼,这一簇小麦命大,假如靠近绿化带中,在草坪中也早就没命了。


我骑着车向北又折向东,小公路两旁大片的土地都荒芜了,杂草旺盛,辣辣蒿、旱苇、拉拉秧等把地盖了个严严实实,可谓植被丰厚。此时“嘠”的一声,从草丛中飞起一雄健的野鸡,拍打着翅膀飞得老远,落在草丛中不见了。不知何因,荒一季也就算了。拾大粪的也看不上这摊黄鸡屎。可是已三四年了,江山未改,面貌依旧。几百亩,上千亩的吨良田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沉睡,几百米外那栽上的核桃树地块也无精打采,也成了这个地方的一道风景线。一面是高楼林立,一面是荒地连片。不少路人见之驻足感叹:多么好的土地啊,怎么说荒就荒了呢,就是待开发,可把它租给爱种地的人,也能产生效益,也比荒着强啊,不知那些父母官怎么想的。我也驻足拍了一张图片,好让它成为我永久的记忆。


看到这大片荒芜的良田,又想到那簇孤独的空壳麦穗,那几年前此时这片金黄的麦地里,那多部现代收割机紧张工作的情景,又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扬鞭催马送粮忙”欢快悠扬的笛子独奏声,又萦绕在我的耳际……


2020523

麦穗.jpg
一簇被搓去麦粒的麦穗
土地荒芜1.jpg

荒芜的肥沃粮田
黄丰年:山东 淄博职业学院教师。博山区石马镇南沙井村人,现居淄博张店。 爱好文学写作,喜欢散文、纪实文学、诗歌创作。系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音乐家协会会员,音乐文学协会会员,淄博网络作家协会首批会员。在多家报刊媒体发表作品三百七十余篇。专著《金牛山大观》、《绿洲沃土》、《雪落无声》、《金牛山大观》增修版(与丁恩昌先生合作)、《五谷杂粮》、《瑞雪映春》《春华秋实,并主编或参编多部文史书籍。

邮编:25000   电话:13573334901  2538831922   邮箱huangfnzo@163.com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0-5-30 10: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是给庄稼拔草,现在是给草拔庄稼。-----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发表于 2020-5-30 12:37:05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村大喇叭播放着《扬鞭催马送量忙》欢快的笛子独奏曲,那村又传来“麦浪滚滚闪金光,田园一片好景象,丰收的歌儿到处传,社员心里多欢畅”的女声合唱。
这过去的景象是一去不复返了,曾经熟悉地不能在熟悉的地方也越来越陌生,新时代的变化可谓日新月异,喟叹之余,是否也有些许的无奈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5-31 07: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振江先生美丽心情文友的关注与留评,社会的发展给了人们更多的向往,也给了人们的无奈。社会就是这样,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
发表于 2020-5-31 19:47:19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黄老师新作!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20-6-2 09: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玉勇文友的关注留评褒扬,每次读你的诗作都感到非常的亲切,为你高产祝贺与喝彩。
发表于 2020-6-5 14: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黄老师新作。想起麦收那火热的场景,可惜再难相见----村里的地都已经“开发”了!
发表于 2020-6-6 08: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黄老师的佳作,多有同感。我虽有残疾,也时常抽空开着车到乡下看看,去寻找那谷子熟了,麦子黄了的情景,追忆着农事的记忆,和童时的乐趣。问好黄老师。
发表于 2020-6-17 14: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来一样的感慨。可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问候黄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