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诗意萌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20-2-13 17:36 编辑

诗意萌趣
临淄  宋庆法

残荷.png

外面的世界真精彩。

距离惊蛰还有些时日,偶然发现,窗玻璃上有个小黑点在动,该不是一只虫子吧?靠近了看,它纤细的黑色小腿爪,不停地变换着步子,脑袋和触须探索着前进方向,背着一口带黑点的小“锅”,确实是一只瓢虫。它手足并用,在光滑的玻璃上爬来爬去,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想来是寻觅哪里有出口,要急着去往窗外呢。

若在往年,还是水瘦山寒的日子,今年的早春有些异常,气温踮起脚尖蹦的老高,不只是蛰居的瓢虫类,就是那一岁一枯荣的草木们,也在扭动身段,竞相抽出第一片芽叶,搅动天下春事。

小区绿化带里,伴随着花花草草一起生长的,还有一些常见的野菜,没有谁去故意种它,年复一年都少不了它们的身影,即使护工们费了些力气铲除掉,泥土中只要有一点点毛细根,就会冒出些小芽芽,再次向阳而生。早春里,瓢虫有出来探春的,那些野菜估计也该憋不住了。

来到绿化地段看见,常绿植物雪松和冬青,呆头呆脑保持着本色,能开花的月季还不是时候,裸露地上,经冬化透的松软泥土里,依稀能见到卖萌的小脑壳,还辨不出是什么品种。

被风的墙根下,从砾石缝中钻出些摇摇晃晃的绿手臂来,似是跟路过的人打招呼,细认是些荠菜。它们瘦瘦弱弱的,叶梗若游丝,举起的叶片呈锯齿状,每一株散开的叶片,有点像孔雀开屏的样子。所谓“雪消冰又释,景和风复暄。 满庭田地湿,荠叶生墙根。”品着诗意,在这里得到完美诠释。

时常惦记的那一塘残荷,经过一冬的苦行僧式修炼,开春后现在到了啥程度,便急于去看看它的样貌。

远远地就瞅见,塘里的水还结着冰,在阳光照射下一闪一闪发光。都说“晓来庭户外,草树似依依。一夜东风起,万山春色归。冰消泉派动,日暖露珠晞。已酝看花酒,娇莺莫预飞。”有冰未化的池塘,想必是难以见到生机的。

站在塘岸,好生奇怪,一般水面结了冰,会是比较平整光滑的,这冰上却有不少凹陷图案,一个圆一个圆的,大小不等散布,一时间像看到了月球上的环形山。躬下身来看才明白,那是去年的荷叶被冻在冰面上形成的。可为什么每个叶子周围的冰,会早早融化掉,出现一个个凹陷圆呢?

琢磨多时,认为是这样的。残荷叶用自身储存的能量,把冰一点点融开,为的是给污泥中的藕,先行打开通气口,以便尽早让新藕芽浮出水面,使人们早一天看上妩媚的菡萏、鞭蕖。这样想来,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枯荷,也是用心良苦啊。

晴好的天,还萌发了去山野的兴致。沿着小路行走,隐隐前面就有绿色生机,看看周围的草丛,却是枯黄一片,继续朝前走,仍然是枯黄盈野,迷惑中想起了“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芳草阶前萌动,老梅枝上生馨。”由此看来,春风惠及之处,哪里都充盈着意想不到的萌趣。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 语音朗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