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夜淄博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发现枸骨之美(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6 13: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19-12-6 20:27 编辑

发现枸骨之美
临淄  宋庆法

枸骨.jpg

坐看青竹变琼枝季节,若是皑皑白雪满阡陌,飞花入户陶醉在折竹声里,泥炉火苗舔舐出沸腾水汽,沏上一壶红茶,边品茗边腹构,徜徉在自由王国中,那情景,给一座桃花源也不换。

浏览媒体,不仅仅是北国搅天风雪,黄河里装满了冰碴子,处在南方的云贵也是大雪连连。偏偏咱们鲁中,天苦眉愁脸一阵子,手里的雪事越攥越紧,始终没有洒下一星半点,在“大雪”到来时,画风一转,收走所有云儿,呈现一片湛蓝的天。紧挨着的小集市,摊主们早早占据有利处等待开张,不多时叫卖的喧哗声此起彼伏,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入冬后很少去植物园,因为高个的树木上,叶儿经不住霜冻的摧残,与母枝紧紧拥抱一下,说一番生离死别的悲苦之言,抿一把泪水咽进肚里,恋恋不舍扭头作别离,很不情愿飘飘落下,与众多兄弟姊妹拥在一起,相互抱团取暖,最后的归宿,莫不是化作一抷泥土;比较耐寒的木本树都被冻得直打哆嗦,更别说那些草本植株了,茎秆瘦成皮包骨,到了严重营养不良的模样,专做扶持功能的绿叶似抽去筋脉,晾干成木乃状,花开花落奈若何。

尽管满园萧条,还是有去园中看看的愿望。裹紧棉衣,脚踏曲径,两边是匍匐的枯草惨状,往常的茂盛,被无情剥夺了,能够唤醒它们的,只能是等待,等待那一抹春色。

只有那无畏无惧的松柏冬青,视寒冷若等闲,看作锻筋炼骨的好时节,与星光为伴熬过一夜,眉毛上挑着霜花,渐渐化作滴滴水珠,映着早起太阳的光辉。

眼下,如果是突兀出现一道透红的靓丽,会点燃起一园生机,不至于单调如斯。想归想,反着季节的一厢情愿,自然环境里梦寐以求也难以实现的了,有诗人说的“石榴开裂已将残,尚有余花供静观”就不错了,哪敢有更甚的奢望!

悟到此,不免脚步有所踟蹰,原地逡巡了好一会,才犹豫着继续前行。都言曲径通幽,今天倒要看看这曲径里藏着什么样的幽事。

果然,拐过弯就眼前一亮,浓绿里遮遮掩掩下,散布一些红点点,起初以为是小花,蹲下来细看,却是一颗颗的小果实,樱桃那般红艳,或三五簇拥一枝,或各自离群静静独处,果实属于袖珍型的,像是一枚枚微缩版的山楂果。它圆实的样貌,不是花,胜似温甜绵柔的花,看到它在冬天里火红盈面,就会联想到姹紫嫣红的春天。

其实,别的季节里,在园内经常遇到这种植物,因它叶子长着恼人的神出鬼没尖刺,怕冷不丁被咬一口,总是躲着它绕开走,以至于连它叫什么名字也不愿意打听。如在生活中那样,又有谁会喜欢刺儿头呢?

今天的心情就不一样了,有了好的印象,便不想在我的记忆里让它成为无名氏。求教识花君,蹦出来的字眼也刺人眼球,哪位高人给它起的名字,叫什么也比叫“枸骨”好听。人很忌讳谐音,读出口很容易与“狗骨”混淆。可人家枸骨自己都没嫌弃,作为旁观者操的什么淡心!

这枸骨枝叶稠密,叶形奇特,深绿光亮,不就是多长了些刺,名字叫起来有点别扭嘛,倘指不定哪一日,大雪乱哄哄飘落枝叶上,一点一点慢慢覆盖累累红果,经冬不凋鲜艳美丽着。枸骨雪里红,美化了我们的生活,还要感谢上苍的赐予,感谢它的存在呢。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9-12-6 22: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宋老师美文,又认识了一种草木,真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