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福祸朝夕【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15: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祸朝夕
高青    辽阔之海

哥哥打来电话说:去不了大姐家了。长富子媳妇死了。顺便让给打听丧葬车。本来相邀一块去大姐家的。

长富家老家和我家老家相邻,他家大门朝东,我家大门朝西,中间一堵墙。我家贴着这堵墙有一棵歪脖子大枣树,树冠遮着我家北屋顶,也遮着他家北屋顶。枣红肚时,爬上屋顶摘来大的看相好的,祖母便会一颗一颗的拿着在白酒了滚一滚,放在收口的青瓷坛子里,满了一坛子,还会把少部分放进有耳有系的陶瓷水罐里。我家有这样的水罐,娶媳妇送小饭的经常借去用。甚至还有一个一尺有余的大鱼盘。盘底一尾蓝色的撅着尾巴的全鳞大鲤鱼。奶奶老家是博山,陶瓷之乡,真比一般人家多几件陶瓷用品。那时我家里还有一个扬琴,伯母藏在她的床底下,谁也不让摸,却也没有人会弹。据伯母说那是早时下乡知青住在我家时留下来的。

每一次爬上屋顶子,就看见他家桐嫂子在天井里串来穿去,喊这个,叫那个,烧火的,做饭的,她也粗针线,孩子们穿的不像穿的,一个个灰头土脸,鼻涕蹭的袄袖子亮哇哇的。那一年,我不小心掉进村里的大湾里,一个长长的下午没醒过来,祖母还踮着小脚,骂完母亲骂伯母,骂完父亲骂大伯,一家人骂了遍。那时候的婆婆有家法。忘记了长富子家有没有趴在墙头上看热闹了。他家辈分小,他小我们姊妹一辈。我喊他爹叫桐哥,大概是木子桐吧,具体不清出。再后来,我家在沟涯边挪了排房,老家的地基都挤进桐哥家。长富子也去了相邻的胡同里排了房。

那一年,是哪一年?早已忘记了,小学一二年级,期末考试,我和他四妹坐同桌,好多题不会做,她看看我,我看看她,两眼一抹黑,她说画圈圈再涂黑,我就画圈圈再涂黑。她大我两岁心眼多……

好多旧事,想起来都变成了趣事。沟涯上有一株斜横着的大枣树,是队上的。有一次我和她逃学后,就爬上去,躺在横枝上翘着腿闲聊,她翻了一个身,哎呀一声滚下树去,树不高,也就大半米,摔是摔不疼,却滚了一身枣芥子毛,吱吱叫。

长富子,憨憨的,高高的,也真是长,四邻八舍的几乎没人比他高,姊妹五个就他一个男丁也最大。桐嫂子好絮叨,早和长富子分了家。好像隔了一个时代,那时和独子分家的人家不大多,闹家务呗。长富子的媳妇娘家是邻村,胖胖大大的,新媳妇时干活少。一个儿子,儿子现在有了儿子,这个孙子有点儿少心眼,儿子在外做生意,听说很不赖,天天挺忙的,就把孙子留给他两口带,带着孩子种庄稼。孙子大了,还要单独送到一所技校去学习。有一次,他跑进店里来借钱,说出门时换了衣服忘记带钱了。才知道他送孩子去技校。

算一算,他们也是四世同堂一大家了。没有了父母的人,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街里道房的家务事都像隔了代。听说现在的长富子媳妇可能干了。可是,一下便死了。车祸,在家门口。她起了电三轮,门前东西小水泥路上向西走,忙着去干活,南北大街上来了一个收粮食的大三轮,“嘭”一下,撞飞了,胯骨都碎了。急救车,是ICU,做医生的侄子说输过不少血。进去了没出来。

哀叹一声,长福子六十来岁孤孤单单福没了,车祸猛于虎。平平安安的,才是好日子。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