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无捷径,不作网络搬运工,只求原创独一味。耻于剽窃,方有荣耀。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小说:出书的故事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8-12-1 04: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书的故事
张店   黄丰年
说明:本小说写于2017年共1万4千余字,分14部分。因篇幅较长,分别发表。现发表之一(一、二)
他五十余岁,白净面皮,长方脸,细高个,走路脚下生风,看上去全然不像五十多岁的人,倒像四十出头。又加上他那一米八多的个头,全然一个标准的白马王子。在上初中时就成了不少女同学心仪的人物。他姓江,名涛。
  一
江涛聪颖好学,博闻强记。因家里生活困难,初中毕业也就没有考中专或升高中。他是当年班里升学最有把握的超人,就是中专他不想考,全市最有名的高中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因家里兄弟姊妹多,生活困难,他因此就放弃了升学深造的机会,在家里帮着父母拉人口。他在班内是学习的尖子,又是一表人才,在生产队劳动,那自然有不少青春少女,向他投去了爱慕的眼神,成了这些年轻而有活力的妇女追逐的对象。

他脑袋瓜子聪明,又是初中毕业。村里的翻砂厂,机械厂也要他去当工人,主要培养他学习技术,好传承厂里的翻砂铸造与机器制造技艺。于是他被一家机械制造厂挖去。这家机械制造厂主要制造陶瓷机械,也就是主要生产碾压青土泥的大石碾。这在当时来说是陶瓷机械制造技术的前沿,产品供不应求,一直销到长城北外,大江南北。产品质量过硬,服务上乘,受到客户的赞誉。江涛入厂后,又上进好学,不少工序一看就会,不久厂领导就让他进了技术科,当了技术员,专管产品的研发。几年在技术员的岗位上,就成了全面手,技术大拿。厂里,领导信任他,同事们羡慕她。他也非常的谦虚,多次对他人说:“我就是个初中毕业生,来厂前什么也不懂,是个门外汉,你们哪一个也比我强,都是我的师傅……”当时这个村企业多,生产铁锅的,生产陶管的,生产电磁瓶的,生产……,不少厂家若出现了技术问题,也都请他去参谋指导,征求解决的办法,于是乎他也成了镇办及村办企业的“高端人才”。他所在的那个厂领导恐怕他跳槽高飞,便果断的将他提拔为副厂长,主管技术,产品开发。

他在搞厂里搞产品研发,技术改进的同时,对医学也饶有兴趣,尤其是对中医故事甚是痴迷。他不管到哪里,只要一听到有关中医的故事,名人轶事,偏方验方,他都进行搜集整理。尤其是那些中医故事便用文字整理出来,成为一个个独立的故事。久而久之他搜集了不少,成了他在搞企业工作的第二职业。

由于他是村里的优秀人物,追他的女子也很多。当然他也不是是菜就剜到筐里。他经过认真的选择,细细的考虑,最后选定了一个,便认真的谈起了恋爱,一两年后便顺其自然的结婚了。

他在有家庭,有事业的环境中发挥他的爱好,广泛搜集中医故事,稿纸摞得也渐渐高起来。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相继来到人世。虽然做了三个孩子的父亲,厂里又有一大堆事情,但丝毫没有中断他对中医故事的搜集与整理。
                二
由于有了家庭,厂里也很忙,但每天晚上,妻子儿女都睡熟了,他就对那些中医故事进行修改,对于那些刚听到的就进行整理,草拟成文。一个个故事就像过电影一样,使他的兴趣倍增。心想若不是有厂里的这些事务缠身,我就专门到老百姓中去广泛搜集。甚至有时还产生辞职的想法,但转念一想,老婆孩子还得吃饭,靠什么来养活一家老老小小。

不管怎么说厂里每月发工资,自家的地村里也通过招租的形式,让别人种了。我要是个中医大夫多好啊。他除了搜集这些有关中医的故事及其他医学知识之外,还精心阅读中医书籍。从这些中医书籍中深入挖掘里面的故事,以增加这些中医故事的真实性与典型性,趣味性。中医故事不断地挖掘出来,他对每个故事都进行修改,使之成为一个个令人感动的故事。一个故事不知修改了多少遍。总之他对这些故事要求精益求精。这天晚上他正在整理这些故事时,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想法,何不把这些故事编成书,从我知道中医书的情况看,还没有一本专门记载中医故事的书。这时他坚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于是他就向出书的目标奋进。他也打听到自己出书的人,了解出书的有关事情。比如在他毕业的中学有一位老师,出了一本介绍他村著名的旅游景点《银屏山大观》,并且亲自打电话咨询,还专门到他工作的地方请教咨询。诸如去市里的出版部门咨询书号的办理情况等。他又将修改好的篇目让他心仪的李老师阅读修正。这位老师与他是同村,又是教语文的,也经常写点东西,两人也经常在一块谈及人生。于是他将出书的想法向这位知己征求意见,得到了他的坚定支持。又恳请他读了书稿之后提出修改意见,还要他为此书作序,得到了这位知己者的同意与支持,一切按他的想法进行。

想法是想法,出书是要花钱的。书印出之后,怎么推销,总共花多少钱,自己虽然多少有点积蓄,整个情况他还胸中无数。不管咋地这书是出定了。他的这一秘密一直没有向家人透露。他考虑到妻子是了解自己的,一向是夫唱妇随,得到他的支持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三个孩子都已成人,各自都有了家室,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不知他们的想法如何。可他又想到出书的钱是我自己的,不向他们要钱,他们也无权干涉。况且我这书出来之后,村里及镇上企业中的亲朋好友他们也会支持我,说不定还能结余几个。最起码是陪不了本。又没花他们的钱,他们还弄什么毛病,况且也没有理由。老江想到这里心里宽慰了许多。
(未完待续)
黄丰年:山东 淄博职业学院教师。博山区石马镇南沙井村人,现居淄博张店。 爱好文学写作,喜欢散文、纪实文学、诗歌创作。系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音乐家协会会员,音乐文学协会会员,淄博网络作家协会首批会员。在多家报刊媒体发表作品三百七十余篇。专著《金牛山大观》、《绿洲沃土》、《雪落无声》、《金牛山大观》增修版(与丁恩昌先生合作)、《五谷杂粮》、《瑞雪映春》主编或参编多部文史书籍。

      
邮编:25000   电话:13573334901   2538831922   邮箱huangfnzo@163.com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8-12-1 11: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黄老师,书中主人公和我的人生经历很相似啊,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15: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兰相守文友的关注与留评,小说才发了第一、二部分,以后的情节及人物的性格特征才显现出来,希您继续关注。
发表于 2018-12-1 18: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老师您好,引人入胜,期待后续。作者:涛声依旧也--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出书的故事(之二)

出书的故事
张店   黄丰年
说明:本小说写于2017年共1万4千余字,分14部分。因篇幅较长,分别发表。现发表之二(三  四)

为了使此书正规而合法。他专程去一百多里的市驻地,到了市新闻出版局。让其审阅及修改。编辑杨欣五十余岁,胖胖的,接过书稿,很热情地说:“等我把书稿全部阅完,有什么情况我再与你联系。手续不成问题,办个准印书号也不复杂,到下次你来,我们再对书稿之事进行交谈……”他这一席话给江涛吃了定心丸。想不到杨编辑这么热情痛快。回去后便对好友们说:“我的书有眉目了,前几天我去了一趟市出版局,杨编辑非常热情,亲自对我说你放心,到时候便通知你”

这段时期江涛一直沉浸在喜悦之中,整天笑容面脸,人也好像年轻了许多。每到一个厂碰到厂里的负责人或亲朋好友便说:“我的书可能很快就办下手续来了,开始印刷。倒是你们这些可得帮着我推销啊。”“江厂长,不成问题,不就是一本书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到时我们帮你销一部分,一人一本还得好几百本呢。”

每到一个单位一个厂,那些头儿们都很热情的答应。亲朋好友也都很热情的询问:到时候我们每人买你一本,看看你的大作,也长长见识。面对一张张笑脸,江涛心里也很欣慰。看来我的书销售没有问题,就是亲朋好友送给他们几本。光我在厂里,矿上,单位里负责的朋友同学也就解决问题了。这段时间江涛徜徉在这出书前的兴致中。

一天上午,电话铃响了:“喂!你是江涛同志吗?”“是啊,我就是江涛,”江涛愉快的答应道。“我是市新闻出版局的杨编辑啊,请你最近来市出版局一趟,我想和你交谈一下你的书稿与书号办理的问题。”“真有你的,没想到这么快,你就阅完了。好吧,我尽快安排一下厂里的工作,在最近三两天我去拜见您!去时给你打电话!”“好吧,尽快来,恐怕我三两天以后就要到外地考察了……”

江涛心里非常激动,去也不能空着手,人家操心给你阅稿,书号也得花钱啊,是不是能优惠点……

他抽空到集市上买了上等的小米,还有纯正的山鸡蛋,还专门到村里煎饼铺定了十斤煎饼。提前一天他先给杨编辑打了一个电话,约好第二天就去。

第二天江涛便背着小米,提着鸡蛋与煎饼,挤上了公交车。一路上上倒了好几次车,在上午十点多才到了市新闻出版局。进了杨编辑的办公室,杨编辑正在眯缝着眼吸烟,圆圆的脸上不时露出微微笑容。

几声敲门声:“进来……”江涛一进门,烟呛了他一口,连声咳嗽起来。“老江,对不起,你这是干啥?这么远还带来东西,你太客气了,”杨编辑热情的说。

于是给江涛倒上了一杯水,让江涛坐在了他的对面,不紧不慢地说:“你的文稿我看了,你的文字功力还是不错的。我只是在某些方面作了一些修改润色。还有几个方面的小问题,你若有时间,回去修改一下就可以了。关于书号,我给你签了,费用本是叁佰元,优惠你一下,支二百元就可以了。可是你回家修改也得时间,还得是电子稿,你们那里根本没有微机,更没有专门的打字人员,你若相信我,我找人给你设计封面,那需要修改的几个小问题,我给你处理一下就行了,你也别再跑了。到时候我把书印好给你送去,你光付钱就可以了……”

江涛一听更是感激不尽,“微机甭说见过,之前我还没听说过。就是有,我还没有时间再到城里找人打字。岂不耽误了时间”,他满脸笑容继续说“杨编辑,您这么热情,我还有社么不放心的,这样一托百当,我放心了。到时我给你支付书钱就可以了……”于是交上了办理书号的贰佰元钱,杨编辑开了一个收据,然后将江涛送出门外,热情的握着江涛的手说“你放心好了,回家准备钱,到时候我把书给你送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这是大喜事,可得请我们喝喜酒啊……”


事情就这样定下了。可是江涛忘了两个最关键的问题:一是书的印刷数量是多少;二是总成本是多少,他心中无数。特别是费用问题,这是关键之处。他想我一共攒了四千多元钱,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认为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回家后心里总是感到不踏实。想找一个人咨询一下,让他来提提建议,好心中有数,不至于日后打被动仗。为这事连他的老婆也只是摸拉点,详细情况她也不知道。两个儿子及儿媳压根也没有告诉他。其实他们知道不知道无所谓,我出书也不花他们的钱,更用不着他们操心。

他老是心里没个底,既高兴又不安,高兴的是几十年的心血变成书的梦想将要实现;不安的是这次出书究竟花多少钱,销路咋样?心里总是打鼓。

这怎么办?

唉!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个朋友在市某校工作的张老师。张老师为人厚道,他在前年出了一本旅游专著影响很大,是南部山区个人出书的第一人,要不找他了解一下情况,让他提提建议,也好心中有数。

这天他借去张店出差的机会,专门去了在某校工作的张老师。张老师因与他邻村,平常也熟悉。到他家后张老师很热情的泡上了一杯茶,拿下烟与他交谈起来,并且让妻子做几个菜,好好聊聊,妻子很高兴得做菜去了。

江涛点上一支烟,不紧不慢地说:“张老师我那本关于医药方面的书,快出来了,书名叫《医药趣谈》。前段时间我去了市出版局,杨编辑很热情的接待了我,答应办好书号,并且提了修改之处,还帮我作了修改。封面设计,印刷,他都很热情地包下了,不让我再操心,到时候印出来,给我送去,让我放心就是了……”

张老师听他这一说,知道印刷界,尤其是出版部门跟印刷厂家的关系不一般。他们都是指定你到哪一家去印刷,你若自己找厂家,他们视为“非法”。必须到他指定的厂家,至于内情是他人不了解的。张老师听他说完,竟没有提到印多少本,每本多少成本,总共花多少钱的事。那时市出版局批的书号是印刷的手续,也属于内部刊号,允许印刷,也允许在市场上出售。若他全包了,恐怕以后有些事会陷于被动,尤其是数量问题。数量决定全书的成本……

这时张老师的妻子将炒好的几个菜端到了桌上,张老师拿出自己珍藏的好酒,两人边饮边谈。“老江,你打算印多少本?”老江瘦削的脸上露出了不安的神色说:“这个我也没数,杨编辑说最少一万册,我想我村的企业单位加上乡里的企事业单位每个单位销一点,也得几千册,销路没问题,再加上亲戚朋友买点送点,其余在社会上销售……”张老师一听有点吃惊地说:“老江。这只是你个人感觉,究竟有多少厂家单位,每个单位给你销多少本,你也没个数。你现在筹集了多少钱?”老江说:“我现在也就是四千元,现在我在想,向朋友借点。我们说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张老师听到这里,给他斟了一杯酒,诚恳地提醒他说:“老江,我建议你印数不要超过三千册。若印一万册,两元一本就是两万元。若印三千册,也就花六七千元,加上借的部分,则差不多。到时厂里单位给你销,钱可能陪不了。若是印多了,你可能要被动了。因为人心隔肚皮,说得很好听,但最后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江涛一听,有点警觉地说:“看来,我还不能印这么多,就是销得好,以后可以再版,况且我的钱现在还没有筹齐……”

两人边喝边聊,因为老江年近六十,张老师也没有多劝酒,只是又提醒说:“你回去打电话问一下出版局杨编辑,告诉他说不要印这么多,钱不够,先印三千册就行。”老江感激地站起来“我回去就给他打电话,亏你这么一提醒。”张老师握着老江的手说:“老江。你可能不太了解现在出版部门与印刷部门的一些内幕。我印那本书时才初步了解,心中有了数。亏得我的一个同学他在出版局工作,他告诉我,编辑与厂家有一些不好说的话。尽量不要去编辑指定的厂家,要印就自己找一家合适的厂家印刷就可以了。出版部门只是把关,办理准印书号。”

张老师送走了老江,心想老江是咱山里人,为人厚道老实,这样的事又是头一回,弄不好,今后有些事还会麻烦。


(未完待续)
黄丰年:山东 淄博职业学院教师。博山区石马镇南沙井村人,现居淄博张店。 爱好文学写作,喜欢散文、纪实文学、诗歌创作。系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音乐家协会会员,音乐文学协会会员,淄博网络作家协会首批会员。在多家报刊媒体发表作品三百七十余篇。专著《金牛山大观》、《绿洲沃土》、《雪落无声》、《金牛山大观》增修版(与丁恩昌先生合作)、《五谷杂粮》、《瑞雪映春》主编或参编多部文史书籍。

      
邮编:25000   电话:13573334901   2538831922   邮箱huangfnzo@163.com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涛声依旧文友的关注与留评,还需继续关注与指正。

点评

黄老师:小说很耐读,期待新作!  发表于 2018-12-2 16:52
发表于 2018-12-2 18: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老师好,印书的故事大有人在,郑书远老师有个老乡,一大把年纪了才写完一部书,光自来水笔就用了一筐子。到头来得用电子稿,他还不会电脑。真不容易呀。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03: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出书的故事》之三

出书的故事
张店   黄丰年
说明:本小说写于2017年共1万4千余字,分14部分。因篇幅较长,分别发表。现发表之三(五 六)
江涛从张老师那里回来之后,越来越觉得张老师说得有道理,后悔自己在出版局杨编辑那里没定好印刷的数量。到家以后首先要筹集书的款项,自己就几千元,按杨编辑说的数量还有很大的缺口。
于是江涛拿起电话联系上杨编辑将自己的想法与他商量减少印刷数量的事。不料杨编辑斩钉截铁地说:“老江,你这人怎么这么黏糊,咱不是说好了嘛,最少印一万册,少了人家不印,况且人家印刷厂已经按一万册下了料,没有办法了。你现在赶快筹集钱,过几天可能就印出来了。到时候我就给你送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哈哈哈!你就准备请我喝喜酒吧!”
“能不能将印刷前的小样,我看一下……”“你这老江,说好了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现在都开始印了,你再看小样,还有什么意思吗?什么也不要说了,你就等着接书吧!去时我给你电话。”然后便扣了机。
老江拿着电话机,好像沉重了好多,久久没有放下,全然没有自己多年的心血变成书的成就感与自豪感。嘴嗫嚅了几下,清癯的脸上仿佛挂了一层阴云。
这天江涛在厂里上班,脑子里还是筹钱的事。就按一本书一元的价格,还得一万元;若是两元就是两万。目前筹集了还不到壹万……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清脆地响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拿起电话,只听到对方熟悉的声音“喂,我是市出版局的杨编辑,你是不是江涛厂长啊?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我是杨编辑啊。”“我就是江涛,你是杨编辑啊。你好……”“书再过几天就印出来了,印了一万册。成本费每本两元,总共两万元,你准备得怎么样了?到时我给你送去。咱可是有言在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时不但让我拿到书钱,还得请我喝喜酒啊……这几天你就不要出远门了,免得我给你送书时你不在家,”然后挂了电话。
江涛握着话筒久久没有放下。天哪,两万元。我现在才凑了一万多元,还差几千元。这些还大多是借的。嗐!没有办法了。我就硬着头皮再去借吧。要不看看两个儿子有没有手头方便的。若是有,借他的,以后还他就是了。于是,就到了大儿子江伟家。儿子儿媳正在家,江涛便商量说:“小伟,你爸这不写了一本书,现在快印完了,过几天就送来,一块捎着钱。你手头还有没有三千两千的,我先用一下,过段时间就还你……”
儿子江伟正在吃饭,也没有向爸爸象征性的礼让一下。当听到爸爸出书借钱的话后,便放下饭碗说:“爹,什么出书,你还有不少闲情逸致。我现手里也没有钱,就是有钱,你看病我给你,你若捣鼓这些闲不屌的,我没有,你爱找谁借,就找谁借吧!”
江涛一听,看到儿媳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便赶紧说:“你没钱就算了,赶紧吃饭吧,我再到别处借借。”于是就火燎似的出了门,心里也打起了小鼓:看来大儿子都这样,二儿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我还是再去找找厂长和他说说先预支一下我的工资吧,咋着也得几个月的工资。回到厂与厂长一商量,厂长略带同情的口吻说:“老江,你说也是,你出书我支持你,费了这多年的心血,总算有了个结果。但是你应该多大的荷叶包多大的粽,你借钱出书未免太牵强了吧。这样吧,我同意给你预支,你说还差多少钱吧……”“好吧五千就五千,你写好借据,我给你签上个字,到下月扣工资,扣完为止。你看你这事搞的,你就不想想你出这么多书往哪里销啊……”2
老江一听心里又高兴又有点担心。高兴的是钱总算筹齐了,到时送书来,让人家以便带着钱,不留账尾巴;担心的是书到后推销还是个事,于是心里又不安起来,但愿……
(未完待续)
黄丰年:山东 淄博职业学院教师。博山区石马镇南沙井村人,现居淄博张店。 爱好文学写作,喜欢散文、纪实文学、诗歌创作。系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音乐家协会会员,音乐文学协会会员,淄博网络作家协会首批会员。在多家报刊媒体发表作品三百七十余篇。专著《金牛山大观》、《绿洲沃土》、《雪落无声》、《金牛山大观》增修版(与丁恩昌先生合作)、《五谷杂粮》、《瑞雪映春》主编或参编多部文史书籍。

      
邮编:25000   电话:13573334901  2538831922   邮箱huangfnzo@163.com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03: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疯子老师的关注,留评。写书不易,出书更不易。小说中的江涛因出书造成了人生的悲喜。请看以后的情节自知。
发表于 2018-12-3 18: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涛声依旧也 发表于 2018-12-1 18:08
黄老师您好,引人入胜,期待后续。

祝贺黄老师新作问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辅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